微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改革
文化改革
新加坡:千万津贴培育艺术“种子”

    获得津贴让鼎艺团的音乐家专注艺术

    本报驻新加坡特约记者  丁 松

    经过深入调研和讨论,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日前宣布,在2013年新津贴架构下,共有48个艺术机构获得团体发展津贴,其中32个艺术机构获得主要拨款,另外16个艺术机构获得种子基金资助。据悉,国家艺术理事会今年的主要拨款及种子基金总额为1020万新元,比去年的拨款总额高出约30%。

    在获得主要拨款的32个艺术机构中,有6个艺术机构是首次成为这项拨款的受益者,它们是华乐室内乐团鼎艺团、马来舞蹈家奥斯曼创立的时代舞蹈剧场、新加坡戏剧教育工作者协会、推广视觉艺术的艺触觉、推广南音的湘灵音乐社以及另类摇滚乐团The Observatory。

    鼎艺团在过去两年一直是种子基金的受惠团体。今年,从种子基金“毕业”,升级为主要拨款对象,团长黄德励感到十分欣慰。他说:“过去,我们将资助主要用在音乐会等项目的筹划上。种子基金培育、巩固了鼎艺团,而主要拨款则给了我们信心,去走更长、更远的路。”

    黄德励表示,鼎艺团打算将未来3年里的70万新元资助用在人员培养方面。“我们一直希望保护团内的职业音乐家。过去,他们是花最多时间,却拿最少报酬的人。今后,我们将会对他们进行资助,同时引进专职的行政人员,让音乐家能够专注于艺术,而不是整天忙于教学和行政工作。”

    除了鼎艺团,不少老牌艺术机构,如剧艺工作坊、马来剧团“视野剧团”、新典现代舞蹈团等,所获拨款也有所增加。新典现代舞蹈团是今年获得主要拨款额度较高的艺术机构之一,全年所获拨款达38万新元。舞团总监刘美玉说,专业舞团的梦想让她苦追了30年,现在终于受到了政府的重视。“我们希望提高舞者和工作人员薪水。他们的薪水实在是太少了,付出的努力根本得不到应有的回报,很多人连养家糊口都成问题。不停地找赞助也让人身心疲惫,现在至少有了保障,能规划一下舞团的发展。”不过,刘美玉表示,获得资助只能让人暂时松一口气,新加坡国内物价、租金等不断上涨,拨款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在种子基金的审核、划拨方面,今年总共收到了29份申请。16个最终受惠的艺术机构中,有7个新晋团体是首次获得资助。国家艺术理事会认为,不少新晋团体表现突出,一方面立足传统,一方面力求创新,积极推动了新加坡社区艺术的发展。

    据悉,在与新加坡艺术家、艺术团体进行多次研讨后,国家艺术理事会对原有的文化艺术津贴架构做出改革,并从去年开始阶段性实施新的津贴架构。新的津贴项目更具包容性,惠及更多艺术形式及艺术团体,甚至包括营利性机构,不少津贴项目的资助金额上限也有所提高。

        来源:中国文化报
Copyright © 2010 武汉大学国家文化发展研究院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珞珈山武汉大学别墅区一区20栋 邮编:430072 电话:027-68766957/027-68761537 传真:027-68761537 Email:nccirwhu@126.com  鄂ICP备05083511号 技术支持:武汉珞珈学子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