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创新
文化创新
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是功能完备的开放性文化制度

    王列生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会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是我们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进行新的伟大革命、谱写改革开放伟大事业历史新篇章的宣言书。《决定》旗帜鲜明地要求当前以及未来较长时期的文化建设,要“紧紧围绕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加快完善文化管理体制和文化生产经营机制,建立健全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现代文化市场体系,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要在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中“建立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协调机制,统筹服务设施网络建设,促进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建立群众评价和反馈机制,推动文化惠民项目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整合基层宣传文化、党员教育、科学普及、体育健身等设施,建设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在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目标下规划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构建的具体制度安排,命题清晰,认识深刻,立意宏大,必将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条件下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迈向新的时代高度和新的历史阶段。

    将构建完善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放到制度建设总目标下进行具体安排,逻辑严密地确立了这一事业命题的制度建设属性。作为框架结构完整且运行有效的文化制度,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制度功能在于宪法权威下保障公民基本文化权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目标下促进社会文化和谐、人民主体地位下建设民族精神家园以及公平正义原则下实现城乡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与全覆盖。要使这些基本功能获得有效支撑,必须在统筹服务设施网络建设的基础上,实现总体结构系统中一系列子系统的逐步完善,诸如投入与财政保障系统、规划与运行保障系统、人力资源保障系统、绩效评估与政策工具配置保障系统等,都是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功能完备且运行有效的体制条件。此外,还必须有较为完善的法律法规、较为规范的运行秩序、较为科学的决策方式和较为先进的技术条件,否则就会使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长期性、公平性、效率性、规范性等大打折扣。

    之所以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战略部署中将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作为一项重要内容,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需要,是改革本身系统性、整体性和协同性全面推进的需要,是建设服务型政府的需要。我们必须深刻地认识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必然包括文化治理体系和文化治理能力。因此,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过程中,必须同步实现文化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必须在制度理性与技术理性高度统一的基础上强化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公平正义与运行有效,必须以制度保障力量让亿万人民群众在公共文化服务中获得文化实惠、共享改革开放文化成果并以更大的热情和主人翁精神积极投身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伟大事业之中。我们必须深刻地认识到,改革是一项复杂而全面的系统工程,锐意推进经济体制、政治体制、文化体制、社会体制、生态文明体制和党的建设制度改革,加快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民主政治、先进文化、和谐社会和生态文明,始终坚持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和协同性极为重要,而要在文化改革和文化建设中进一步解放思想、解放和发展文化生产力并坚决破除制约文化发展的体制机制弊端,就不能不从制度建设的高度把握构建完善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重要性、迫切性和艰巨性,就不能不努力促进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功能完备以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期待,就不能不充分考虑很大程度存在着的文化服务机构失效、文化服务工具失灵以及失效失灵倒逼力量给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小康社会目标所带来的巨大隐患。我们必须深刻地认识到,建设服务型政府是我们党审时度势、反思历史和着眼长远的科学决策,是我们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以规避韦伯式官僚制社会结构中贪腐、投机、个体利益膨胀、潜规则、低效率、政策贴现等体制宿命的英勇壮举,是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基础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的重大改革。公共文化服务是公共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服务型政府转型的重要维度之一就是政府的文化福利承诺与文化责任担当,建设完善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对于建设服务型政府具有不可或缺的绩效标杆意义,甚至是测定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最直接而且也最基本的体制形态参照。

    要使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切实成为功能完备的文化服务制度,同样要从“顶层设计”与“摸着石头过河”相结合的大胆探索中开拓前行。务必解放思想、更新观念、锐意创新,充分认识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是党和人民事业大踏步赶上时代的重要法宝,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三十五年来文化建设与文化发展的强大助推杠杆,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尤其是文化复兴的不竭力量源泉。务必牢记“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在建设完善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中积极探索行之有效的体制方案,最大限度地寻求制度建设中文化资源配置、行政资源配置、经济资源配置、人力资源配置以及这些配置之间二次耦合配置的作用和效率,最大限度地解决工具失灵顽症中服务内容老化造成人民群众参与热情不高、服务效率低下降低公共文化服务对人民群众的亲和力与影响力等迫在眉睫的现实问题,最大限度地着力体制模式与政策工具的功能协调、政策工具与技术支撑的功能整合、工具操作与社会效果的功能嵌位,最大限度地尽快走出目前公共文化服务行业性、封闭性、自在性以及随机性的被动局面,最大限度地调动广大文化工作者和全社会力量以极大的责任感、使命感和奉献精神投入到没有止境的公共文化服务事业,甚至在制度运行技术层面最大限度地强化财政杠杆在公共文化服务中的支撑功能、提高文化预算类目及内置谱系编制的科学性与真实性、提高各类公共文化服务机构预算执行力以及第三方乃至全社会对公共文化服务体系预算支出的监管强度等。

    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是功能完备的开放性文化制度。要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时代征程中实现这一制度目标,迫切需要政府、社会、知识界乃至广大文化工作者用现代意识和现代观念引领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实践,破除条条框框,大胆探索实践,努力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前进道路上不断创新解放文化生产力的文化制度条件;迫切需要在创新文化制度条件的过程中寻找到更多文化服务的现代工具,密切关注科技与文化深度融合所带来的积极社会后果与文化发展机遇,充分调动大数据时代前沿科技成果向公共文化服务手段功能转换,形成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运行过程中各种有效工具竞相活力迸发的蓬勃局面;迫切需要一切有效工具功能链接于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开放结构,积极引导各种社会力量投身于公共文化事业,大力提倡各地各相关涉事部门根据具体情况和实际需要确立其服务领域、服务重点、服务方式和服务途径,最大限度地使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制度末梢与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实际和文化需求意愿紧密联系在一起,做到接地气、送实惠、有活力、能持久、受欢迎。

    面对全面深化改革的机遇和挑战,面对建设完善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制度召唤,作为普通的专业文化工作者,我们深感责任重大,使命光荣。只要我们坚决遵循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所制定的战略部署,始终牢记以人民群众的文化需要、文化意愿和文化权益为出发点与落脚点,持之以恒地为功能完备的开放性文化制度创新体制机制、提高服务水平服务效率、搭建更多更有效的公共文化服务平台,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活力的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就一定能早日成为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改革开放决定性成果。

    (本文作者为中国艺术研究院公共文化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Copyright © 2010 武汉大学国家文化发展研究院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珞珈山武汉大学别墅区一区20栋 邮编:430072 电话:027-68766957/027-68761537 传真:027-68761537 Email:nccirwhu@126.com  鄂ICP备05083511号 技术支持:武汉珞珈学子 您是第位访客